疫情期间的“网红电影”启示录

  表面上看,电影行业只是暂时停摆,电影院还还维持着它庞大的运转机制,实际上,一场“革命”已经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电影开启付费线上点播、电影院不堪重负摇摇欲坠,观众则开始逐渐习惯小银幕带来的观影新体验。影院设备再高级,也比不过随时随地就可以观看影片的视频平台;电影再好看,也敌不过电视剧、综艺对观众注意力的抢占。

  从1月末至现在,影院关门、电影撤档,电影行业跌落至冰点,而小银幕的热度却不降反升。网友刚在《下一站,幸福》、《想见你》、《锦衣之下》中体验完爱情的甜蜜,又在《安家》、《不完美的她》中集体声讨了原生家庭的罪恶,最近又纷纷陷入《假偶天成》的少年耽美和《鬓边不是海棠红》的中年耽美中无法自拔。

  放眼全球,他国的电视剧生产力也没有削弱。《梨泰院Class》、《机制医生生活》、《王国》第二季、《西部世界》第三季、《异度侵入》悉数登场,为宅家观众贡献了一波又一波的精神养料。

  相比起电视剧,电影的讨论热度则低了不少。不过,尽管当前没有任何电影在院线上映,却也有不少影片闯入了观众们的视野,被观看、被讨论、被分享。情报君也总结了2月至4月期间在社交网络上有一定热度的“网红电影”,借此回溯这段时间观众们的观影历程。

  将指针拨回2月初,人们被突如其来的病毒打乱了阵脚,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与不安中还没能及时缓过神来。官方对于疫情掌握的信息不够全面,民间对于病情的解读此起彼伏,大部分人对病毒发源地、具体症状、治疗药物一知半解。在尚未明确何时复工的情况下,春节假期一再延长,人们只能闭关等待进一步的通知。而韩国电影《流感》、美国电影《传染病》就是在这期间再度走红的。

  电影《流感》讲述了一种由东南亚偷渡客携带的病毒在漂洋过海进入韩国盆唐区后,迅速成为了席卷全国的超级病毒的故事。该片由金盛秀导演,张赫、秀爱、朴敏荷主演,曾在2013年于韩国上映。《流感》的爆红并不是偶然,在奉俊昊与他的《寄生虫》在奥斯卡大放异彩之后,韩国电影一时风头正劲,政府对文化的包容支持、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与隐喻现实的文本让韩国电影受到全球的关注,电影《流感》正是韩国类型片中较为擅长的“传染病”题材。因为影片中病毒的传播方式、传播速度与新冠肺炎相似,也因为电影中人们采取的隔离措施与当下网友们的隔离生活形成了对照,《流感》成为疫情期间第一部翻红的电影。在该片重新获得关注之后,台湾也宣布将于4月30日重新在影院上映此片。

  美国电影《传染病》则因一句台词而再度走红,裘德·洛一句“你知道连翘吗?”让人浮想联翩。片中传染病肆虐引发了社会恐慌,裘德·洛饰演的记者与药企趁机吹嘘“连翘”的功效以谋取暴利,消息引发了群众抢购,进而带来了更大规模的传染,这不禁让人想起现实中的“民众抢购双黄连”的事件。虽不能因情况相似而粗暴地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但这部电影至少为狂热抢购的群众提供了一条冷静的思路。

  日本动画电影《阿基拉》也在疫情期间扮演了“神预言家”的角色。这部诞生于1988年的动画电影不仅预言了东京将在2020年承办奥运会,还预言了该届奥运会将因为特殊原因停办。前不久,有网友翻出《阿基拉》的原著漫画,漫画中有联合国卫生组织WHO因为防疫失败遭到各国责难的情节,虽与现实有一定差异,但巧合的部分也让网友们惊叹导演大友克洋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日前,《阿基拉》正于香港重映,重映版中字预告中还打上了“预言成真”的Slogan。

  从《流感》到《传染病》,再到《阿基拉》,时隔多年的老片再度翻红,见证了艺术创作与现实之间的连接。事实证明,优秀的电影无关乎时间的推移,它能够经受住历代观众的检验并在某个时刻重新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不过,这些电影的走红也从侧面反映出国内疫情科普知识的不足,对病毒情况的了解,观众只能在电影中寻找答案。但电影终究只是艺术化处理后的生活,无法给人提供真正的参考答案。

  2月至3月,电影界的视线都聚焦在奥斯卡上。事实上,从去年年末开始,威尼斯、金球奖等各大奖项已经为奥斯卡吹响了前哨,不少电影已经从去年火到了今年。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一些电影又因为它本身的话题性继续形成了新一轮的追捧风潮。

  今年是为奥斯卡大年,各类提名电影在风格、类型、议题上都更为多元化,因此角逐相当激烈。提名最佳影片的《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寄生虫》、《小妇人》、《婚姻故事》、《1917》、《小丑》、《乔乔的异想世界》每一部都因独特的风格而收获数万拥趸,加之奉俊昊拿下最佳导演、《寄生虫》逆袭拿下最佳影片,今年的奥斯卡在质量与话题度都属上层。

  今年也是内地电影史无前例地全面拥抱奥斯卡之年。往年,一般较少有电影在奥斯卡开幕之前就被中国观众所熟知,而今年《小丑》、《寄生虫》、《婚姻故事》等影片在网络资源释出之后,均在内地出现了现象级的观影热潮。究其原因,除了名导、名IP配置的加持,这类影片在艺术性和商业性,批判性与娱乐性上都有一定的成就,再加上戛纳、威尼斯的口碑助推,“出圈”也是势在必得。奥斯卡结束后,热门电影诸如《1917》、《乔乔的异想世界》、《好莱坞往事》、《婚姻故事》、《小妇人》均已确认引进内地,虽因为疫情的原因不得不搁置原本的上映计划,但也更让人期待它们在中国市场的票房表现。

  今年有两位著名导演因早年的性侵疑云而备受争议,一位是波兰导演罗曼·波兰斯基,一位是美国导演伍迪·艾伦,去年他们分别都有新片问世,但由于近几年全球电影界“MeToo”风潮的兴起,今年他们相继在名利场上铩羽而归。

  波兰斯基因40年前一则性侵案件被通缉从而不敢再踏进美国一步,如今步入晚年的他仍然面临着众多的性侵指控,今年他导演的电影《我控诉》先后在威尼斯影展与法国凯撒奖上引发了诸多争议。在凯撒奖颁奖现场,在得知波兰斯基获得最佳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奖后,包括阿黛尔·哈内尔、瑟琳·席安玛在内的多位女演员愤而离席。尽管波兰斯基本人因担心被“公开处刑”没有出席典礼,但典礼之后法国发生了大面积的抗议活动。中国观众倒是对波兰斯基没有太多的审判,大部分中国影迷倒是因为波兰斯基本人表示片中情节跟自己的性侵案有相似之处而想一睹芳容。

  比起波兰斯基,伍迪·艾伦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纽约的一个雨天》其实早在2017年底就拍摄完毕,但由他本人的“性侵罗生门”被旧事重提,发行方亚马逊宣布废除了合约,直到去年年中这部影片才被意大利发行商接手,不过,最终它仍然在各大颁奖典礼上一无所获。

  今年年初,伍迪·艾伦的自传出版也遭受了一波三折,令影迷们津津乐道的是,伍迪·艾伦在自传中阐述了自己过往的那段经历并曝光了好莱坞诸多内幕,包括他认为甜茶谴责他,是为了能在奥斯卡有更大的获胜可能性。

  这两年社交网络的更新速度变快,信息分享更为频繁,许多中国观众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了解到了这些事件,虽不至于下场批判却也撩动了他们的好奇心。对于名导的身份疑云,大部分中国观众仍然保持着隔岸观火、理性吃瓜的态度。不过,由于这两部影片本身商业属性并不浓厚,受众面积较小,因此并没有形成大规模出圈,只是在影迷圈中小规模爆红。

  观察历年网红电影的出圈情况,惊悚、犯罪、动作类电影一直是中国影迷们的心头好。从《彗星来的那一夜》到《看不见的客人》,从《小丑回魂》到《忌日快乐2》,阴暗诡异的视觉体验,紧张刺激的剧情节奏,外加高概念设定与结局高能反转,这类影片通常会占据一定的讨论空间,今年也不外乎如此。

  四月初,《隐形人》、《饥饿站台》、《狩猎》三部惊悚电影就被“打包”送到了中国观众面前。《饥饿站台》主打密闭空间犯罪,号称是“《雪国列车》+《电锯惊魂》+《心慌方》的结合版”;《狩猎》则被网友戏称为“真人版吃鸡”,一网打尽影迷与游戏迷;《隐形人》在抖音迎来了刷屏之势,影片中的高能之处均被切割成小视频被剧透一光。

  事实上,这三部电影的同时出圈也并非巧合。出于疫情的原因,3月中旬环球影业将旗下已经在院线上映过一阵子的《隐形人》、《狩猎》面向全球观众开放线上点播租赁,而Netflix这方则上线了《饥饿站台》,这也不难解释为何这三部影片几乎同时流出了网络资源。

  除以上之外,在网络视频平台上开启点播的还有迪士尼的《1/2的魔法》、华纳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索尼的《绝地战警:极速追击》等,只是这些影片大多口碑不佳,因此在中国观众这边并没有形成更大规模的讨论声。

  《隐形人》、《饥饿站台》、《狩猎》三部影片的出圈某种程度上也切中了当下热门的社会议题与观众的观影偏好,《隐形人》中的女权含义、《饥饿站台》与《狩猎》中对人性的揭露,均是这几年不断向商业化靠拢的新兴概念题材,同时它们也代表了处在高速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对于当下社会环境的思考与批判。

  无独有偶,今年年初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在中国的爆红,某种程度上证实了当下观众对于女性议题的关注,片中韩国妇女所遭遇的困境放置中国同样引起许多女性的共鸣;美国电影《黑水》因改编自企业辩护律师Robert Bilott的真实故事,直击当下社会经济议题,也被网友人认为是去年年底颁奖季的最大遗珠。

  梳理这两个月以来风靡网络的网红电影,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网红电影整体数量甚至与去年、前年的数量更多,题材也更加多元。没有了狂热的情绪引导,没有了铺天盖地的宣传,当电影不再与票房挂钩,人们回归到更纯粹的观影状态时,什么样的电影才能够走进观众视野,受到大众欢迎呢?这里并没有标准答案,但可以确定的,这类电影必须得起推敲,并且有足够深刻的思考与讨论空间。

  无论是《寄生虫》、《82年生的金智英》,还是《传染病》、《流感》、《阿基拉》,它们对当下的现实生活都有一定程度的照射,影片中对现代人生存状态的描绘、对人性的洞察、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力,在当下均有现实依据。这说明了电影承担的并不仅仅只是娱乐功能,同时也有着启迪观众、引发思考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当《传染病》、《阿基拉》中的预言情节出现时,观众们如此津津乐道的原因。

  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虽然这段时间行业不太景气,却也是观察网络社会、观察人性的大好时机。如果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事保持敏感与同理心,对每一个个体的有着更深入的挖掘和理解,那么就离优秀的创作就更近了一些。

  “自从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就至少延长了三倍”电影《一一》中这剧台词也恰好印证了这段时间电影在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在看电影,而是在体验人生。

  尽管当下影院依然没有营业,所有的“网红电影”都只能通过视频平台或资源的形式与大家见面,但我们也相信,经过这次疫情,人们对于电影也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随着国内市场对“网红电影”的逐步挖掘与开放,我们期待早日能与它们在大银幕上相见,更期待它们能以完整的面貌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度过更完整的生命周期。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上一篇:专访《阿凡达》特效总监罗宾普莱比尔:3D电影创
下一篇:电影详情页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传媒:电影网络供给再丰富在线视频行业规模或
服务热线

http://www.arkansas-info.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